展开 关闭
亚洲 中国 ?? 日本 ?? 韩国 ?? 朝鲜 ?? 印度 ?? 新加坡 ?? 泰国 ?? 马来西亚 ?? 菲律宾 ?? 越南 ?? 阿联酋 ?? 伊朗 ?? 缅甸 ?? 巴基斯坦 ?? 尼泊尔 ?? 以色列 ?? 沙特阿拉伯 ?? 叙利亚 ?? 印度尼西亚 ?? 柬埔寨 ?? 卡塔尔
斯里兰卡 ?? 老挝 ?? 哈萨克斯坦 ?? 蒙古 ?? 不丹 ?? 孟加拉 ?? 文莱 ?? 吉尔吉斯斯坦 ?? 塔吉克斯坦 ?? 乌兹别克斯坦 ?? 土库曼斯坦 ?? 阿富汗 ?? 东帝汶 ?? 马尔代夫 ?? 约旦 ?? 巴勒斯坦 ?? 黎巴嫩 ?? 伊拉克 ??
也门 ?? 阿曼 ?? 巴林 ?? 科威特
欧洲 英国 ?? 法国 ?? 德国 ?? 西班牙 ?? 意大利 ?? 葡萄牙 ?? 芬兰 ?? 瑞典 ?? 丹麦 ?? 爱尔兰 ?? 波兰 ?? 捷克 ?? 荷兰 ?? 俄罗斯 ?? 挪威 ?? 瑞士 ?? 比利时 ?? 卢森堡 ?? 奥地利 ?? 希腊 ?? 土耳其 ?? 克罗地亚 ?? 匈牙利 ??
冰岛 ?? 乌克兰 ?? 塞尔维亚 ?? 斯洛伐克 ?? 爱沙尼亚 ?? 斯洛文尼亚 ?? 罗马尼亚 ?? 黑山 ?? 保加利亚 ?? 阿尔巴尼亚 ?? 圣马力诺 ?? 安道尔 ?? 梵蒂冈 ?? 摩纳哥 ?? 列支敦士登 ?? 白俄罗斯 ?? 塞浦路斯 ??
立陶宛 ?? 北马其顿
北美 美国 ?? 加拿大 ?? 墨西哥 ?? 古巴 ?? 巴拿马 ?? 哥斯达黎加 ?? 尼加拉瓜 ?? 牙买加 ?? 洪都拉斯 ?? 海地 ?? 危地马拉 ?? 多米尼加共和国
南美 巴西 ?? 阿根廷 ?? 智力 ?? 哥伦比亚 ?? 秘鲁 ?? 厄瓜多尔 ?? 委内瑞拉 ?? 乌拉圭 ?? 苏里南 ?? 巴拉圭 ?? 玻利维亚 ?? 圭亚那
大洋洲 澳大利亚 ?? 新西兰 ?? 巴布亚新几内亚
非洲 南非 ?? 埃及 ?? 摩洛哥 ?? 肯尼亚 ?? 尼日利亚 ?? 塞内加尔 ?? 埃塞俄比亚 ?? 利比亚 ?? 阿尔及利亚 ?? 加纳 ?? 喀麦隆 ?? 马达加斯加 ?? 苏丹 ?? 刚果 ?? 坦桑尼亚 ?? 安哥拉 ?? 科特迪瓦 ?? 莫桑比克 ?? 博茨瓦纳 ??
津巴布韦 ?? 赞比亚 ?? 乌干达 ?? 索马里 ?? 吉布提 ?? 厄立特里亚 ?? 利比里亚 ?? 毛里塔尼亚
在香港的示威活动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身影。这些人身穿象征记者的反光背心,但站在示威者前方阻碍警方正常执法,人称“假记者”。这些“假记者”究竟都是谁,在应对示威活动过程中,受到“假记者”的干扰甚至攻击,警方又能采取何种措施?今天,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香港警察总部大楼里,从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的高振邦警司口中,得到了一些答案。

警察和记者间的“润滑剂”

6日上午,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警司高振邦同督查、警长、警员等人,在香港警察总部大楼接受媒体采访,并介绍有关传媒联络队的信息。高振邦介绍称,所谓传媒联络队,是一支专为处理涉及到媒体、记者相关事务问题而设立的特殊小队。传媒联络队成立于2014年,目前共有大约200多支队伍,平时分布于香港各个警区。

与防暴警察不同,传媒联络队的成员往往并不出没于冲突等突发事件的前线,一般只是在后方工作,例如协调媒体采访等,但这一情况从“修例风波”开始有所改变。警方介绍称,在最近几个月频繁发生的示威活动中,原本身处后方的传媒联络队成员也开始频繁地上前线工作,其中很多时候都在防暴警察与示威活动现场的记者间起到一种“润滑”的作用。


身穿蓝色背心的传媒联络队成员。图源: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

一位警员举例称,在此前的一次示威活动中,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双方僵持不下。当防暴警察判断局势较为危险,计划采取行动进行清场时,却被面前堵着的一群身穿反光背心的“记者”挡住路径和视线。这位警员说,当时,防暴警察的指挥官下令要求这些“记者”离开,理由是这些人挡住警方视野,警方无法看到示威者人群中的情况,因此无法做出是否开始清场的判断。然而,现场的传媒联络队成员认为,驱散现场的“记者”效果可能有限,即使一时驱散掉,时隔不久又将重新聚集一批人,届时警方想要采取清场行动就还要再次驱散面前身穿反光背心的人群,费力不讨好,还可能引起口角。因此,传媒联络队的警员经过与防暴警察和现场记者双方的沟通,最终决定让记者群让开一条通道,以便防暴警察观察局势,以此顺利解决一次矛盾。


传媒联络队警员在前线。图源: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

另一位警员则表示,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近期他们在前线经历并处理了许多与媒体、记者相关,其他警员难以解决的问题,发挥了很大作用。

也有警员回忆说,他从2015年就加入传媒联络队,至今已有4年时间,但在此次大规模示威活动之前,他从未穿戴过防暴装备。现在,这位警员经常和其他的前线同事一起执行任务,而执行任务时除了身穿蓝色背心、头戴防毒面具等装备外,并无更多防暴装备,甚至有些人在蓝色背心的下边只穿了自己的便服。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当遇到有记者没有保护措施,受到警方发射的催泪弹影响时,他们还是会上前保护这些人,用水给他们进行清洗,并送往安全地带。这位警员说,在冲突升级时,一些极端暴力分子会用砖头、弹珠等攻击警方,虽然这些暴力分子的直接目标并非身穿蓝衣的传媒联络队,但他们还是偶尔会遭到攻击,现场的一名女警员就在前不久刚刚被弹珠打中头盔,所幸本人并无大碍。对于传媒联络队的工作,这位警员只说了一句话:“我们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让你们记者能够在现场有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示威现场,“假记者”成患

环球时报-环球网赴香港特派记者在现场看到,很多晚上的暴力示威现场,穿着记者马甲的人比暴徒还多。很多“记者”都围在暴徒旁边但是很少拍摄暴徒向警察扔燃烧瓶、纵火等罪行,相反等警察出动驱散人群时,他们就会站到暴徒前面,把镜头对准警察,给警察执法带来了很大阻碍。此外,记者还看到多起“记者”攻击辱骂警察的情况。比如在过去的这个周六,当警察抓捕一名暴力示威者时,很多人也跑过去拍摄。部分记者被警察告知退回后,就不再往前冲,但也有四五名身穿记者马甲的人一直在往前冲,并推搡和辱骂警察。警察很克制,但是很强硬告诉这些人,你采访没问题,但是不能妨碍警察执行公务。


蓝衣传媒联络队员面对身穿黄色反光背心的记者。图源: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

对于这种现象,高振邦警司表示,相比于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来说,传媒联络队的成员“运气会好些”。高振邦说,在现场的确会有人辱骂警察,但也不是所有人都骂;暴力分子的攻击目标也并非传媒联络队成员,不过在击中蓝衣成员时,他们会“感到很开心”。

高振邦说,“在现在这个年代,很多人都会说自己是记者。那些真正的记者我相信是很专业的,但也会有哪些滥竽充数的人混入记者群里,破坏警方与记者间的关系。”

他表示,之前曾有警员亲眼看到,一些心怀叵测的人混入记者群中,使用弹珠等攻击警察。“这些人可能完全不是做传媒的人,但穿着反光背心。问他是哪家媒体来说采访的,有的会假装自己是某家媒体,但去问过新闻处后,得到的答案却是这人没有在新闻处登记过。有的(假记者)在被发现后,赶紧就开车跑掉了。”高振邦还说,在这些滥竽充数的人中,有的是“社会运动人士”,也有些区议员、立法会议员混在其中。这些人虽然身穿记者背心假装在报道,但却在做一些类似喊口号等示威行为,很明显能看出来他们根本就不是记者。

看到“假记者”,抓不抓?

但就如何“揪出”这些记者,有警员表示有些为难。一位男警员说,在每次示威活动现场,会有很多记者,但警方的人员有限。要想彻底准确地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是记者,可能同时需要多名警员进行合作,通过检查记者证件及身份证件、联络新闻处进行查证等,调查一个人至少也要花费5分钟的时间。另外,警员还称,在示威活动现场,警方也需要判断现场情况是否安全、是否有条件可以去调查一些人的证件,很多时候警方的首要任务是推进、清场。

此外,还有警员表示,警察虽然有权调查可疑人员的身份证件及记者证等,但这并非他们的本职工作,也很难逐一查证。“更大的问题是,香港并没有一个法定机构能够统一发放记者证。有人说记者协会,但记者协会只是一个组织,没有记者协会的证件不一定就不是记者。”他还说,警方也与记者协会就相关问题进行过沟通,但问题还是没能解决。


传媒联络队员在前线。图源:香港警察传媒联络队

当被问及警方是否有权逮捕行为不轨、攻击警察的“假记者”时,警员给出了十分肯定的回答,“当然有。”不过警员也说,现场的警察分工不同,负责刑侦方面的警察会做出拘捕等行动,传媒联络队并不负责这方面任务。“有人就故意举起手机在警察身边拍照,还有人用言语攻击;也有人真的对我们进行实际攻击,但这样的不多。我们会努力把这些人分开,不让他们阻碍警察的正常执法行动。我们一般会先劝阻,实在劝不动就发出警告,很多人还是会怕的。”警员说。

“混在记者群里,但不做记者应做之事的人有很多,数不过来。有的是本地人,也有很多外国人。”不过高振邦警司表示,截至目前,警方并没有因为记者携带假证件或没有携带记者证而将其逮捕的案例,只有多次在逮捕一些明显做出非法行为的人时,在附近的地上拾获了大量假的记者证。


2019年9月2日,香港湾仔警察总部,香港警队在记者会前向媒体展示8月31日晚在太子地铁站和西区执法行动中从暴徒手中缴获的假记者证。环球时报-环球网赴香港特派记者杨升/摄

在谈到未来的工作时,高振邦警司介绍称,鉴于目前的局势,暴徒的暴力行为仍然大量存在,传媒联络队在认真探讨给队员增加保护措施的问题。高振邦表示,由于示威者经常对警方照射激光,最近暴徒投掷汽油弹的情况也大有增加,因此警方正考虑给警员增配防激光的护目眼镜,以及防火手套等装备,以增强警员的防御能力,提高安全性。

帖子地址:?





上一篇:广州首座直升式开启桥开通
下一篇:暴徒近3月大肆破坏香港公共设施 维修成本令公帑“大出血”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打赏0人打赏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